19名救火牺牲队员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现场哭声不断

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晚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会上说,日本目前处于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的边缘,根据欧美疫情推算,日本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可能在2周内增加30倍以上,因此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心理准备。针对有关检测人数的讨论,安倍晋三当天首次承认日本检测人数较少。当地时间3月3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海默采访时表示,自己和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(NIAID)主任福奇“相处融洽”,并称赞对方“工作出色”“是个好人”。

文章期待特朗普“您必须大声地告诉所有人,福奇他们的意见不是骗局,不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”。

两天后,福奇就对《科学》杂志表示“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”,并无奈地称“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”。

尼日利亚紧急救助电话:+234 911

这种露骨的、非学术性的攻讦,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。

但3月29日,特朗普“画风”陡转,敦促美国人“避免不必要旅行和超过10人的聚会”,表示将把相关的“限流”防疫措施延长至至少4月底——这恰是福奇从一开始就强调的。

许多保守派人物无法容忍福奇主张的“为防疫需要不惜让经济和社会暂时停摆”意见。

的确,这位在传染病领域服务50多年、曾先后为6位美国总统提供专业服务的学科专家,不仅在专业学术领域成绩彪炳,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历届政府的传染病防治政策、战略。这点和钟南山院士相似。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

他一度在左右摇摆:福奇在特别工作组中的地位始终稳固,但他在特朗普疫情相关亮相中,却引人瞩目地一再缺席。